-苏上天的苏祁虞-

卿涛/DCTV/欧美 微博:-苏上天的苏祁虞-
A pathetic dreamer.

人啊,從癡狂地極致的渴望到一瀉千里的絕望只需要那短短一瞬之間。

今天南京的霾大的让人无法呼吸
教育ju安全小组:没事学生上学小心点就好了停课不至于。
学校:明天开始停晚自习。
我:我只知道我喉咙痛死了。😷

《告别》

     今时今日,我似乎不知道自己的目标在何处了。望望北京那雾蒙蒙的天空,好似有些呛鼻子。这糟透的天气和烂透的我,真是配。

     你若问我为什么留在北京,也许这就是理由了。

     功成名就,事业有成,名誉中外的主持人周涛。试问为什么她要离开那个造就她的舞台呢?

     “这些名人想的东西,奇奇怪怪,理解不了。” 有的人会这样说。

     我笑罢,没了念想,就没了动力。没了那股劲,也没了那份情,那还不如换个地方偷清净。正巧有这么个机会,我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 想想当初,其实总是有这么个人我放不下的——董小姐啊,那个不唯不诺的董卿。

     “周涛,如果有那么一天,我们不能在一起了,你会怎么办?”

     那是一个下午,北京刚下过一场雨,我们窝在一家不知名的咖啡店。我喝黑咖啡,她喝热可可。

     “我想我会非常伤心吧,我们为什么会不在一起呢?你可真会瞎想。”我笑,眼睛聚焦在咖啡里我的倒影,有点瘦,头发还有点湿,略显狼狈,我不禁撩了撩头发。

     “嗯...这雨下得真大。”董卿笑,抿一口热可可,被烫了舌头。咂咂嘴,吐着舌大口呼吸。

     “傻子,喝这么快,快让我吹吹。”周涛靠近了些,温柔的吹了吹。

     “服务员,要一杯冰水,多几块冰!”

     这桌人真奇怪,点了热饮还要冰水。

     回想起这经历,周涛依然觉得欢喜,嘴角不住上扬。

     车喇叭的声音突然闯入周涛的耳朵,刺耳又醒人。

     “北京的司机都是什么驾校出来的,能堵成这样也是能耐啊!”揉了揉毛躁的头发,董卿撇了撇嘴,又狠狠地拍了一下喇叭。

     “这就是都市啊,忙而乱,人人都想着自己的利益,顾着把自己想要的拿到手,谁想得到别人?”周涛放下手里的《情人》,翻过后视镜理了理刘海。

     “呼——”董卿放松似的叹了口气,这闹人的车队总算往前了一点。

       玛格丽特·杜拉斯说她早就预料到自己的衰老,因为她一早就是那副模样了。可周涛却怎么也预料不到自己的未来,一段恋情的未来。她毅然买下那顶男帽,只因为她觉得好看。这点周涛倒是和玛格丽特挺像。

     也许我该去找她?不了吧,她怎么会愿意见我呢?

     “喂?董卿,我要见你一面。”周涛终于打了那通电话,她犹豫了两年,她是否也想了两年?

    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,“董老师好了吗?我们....”只听得一些杂音,她在工作。也是,我现在可比她闲多了。

     “嗯,好的。”那头很轻易地同意了,周涛似乎都不知道怎么反应了。

     “那老地方?你不介意吧,我想你会不会很忙...”

     “不会,我周三有空,下午两点半,就这样吧。”那头没等周涛说完,就定了时间。

     电话随即挂断。

     我到的很早,这家酒吧白天是清吧,晚上蹦迪,日夜反差大的很,吧台上还有绿植,你绝对想不到夜晚降临时这里的花红酒绿有多晃眼。

     那人悄无声息地坐下了,没有说话,没有看周涛,只是低头看手。

     “董卿...我知道今天有些唐突,但我总觉得该找你谈谈。”周涛道。

     “没事的,想谈谈就谈谈吧,我们......”董卿没再说下去,“我们”什么呢?

     “其实...”“两位的马提尼,慢用。”

     服务员硬生生把周涛好不容易憋出来的一句话又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 两人几乎同时拿起了杯子,似乎这是一个不说话很好的借口——救星啊!

     “台里忙吗?”周涛放下杯子,望着董卿身后的书架,假装。

     “老样子,工作嘛,都这样。”董卿又在玩着手指,没变过。

     “你有想过离开吗?比如发展一些别的......”周涛发觉自己这句话蠢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 “怎么,像你那样?我出去了可没那么能耐,能做什么啊?”

     “是啊......”

     “太拼了对身体不好......”周涛说话总这样无厘头。

     “谢谢关心。”董卿皱眉,真是恨透了自己,把周涛如此拒之门外做什么?可又止不住的抵触。

     “我觉得我们完全没必要这样,我觉得很尴尬。”董卿第一次主动说话。

     “......”

     “想想这两年,你也没什么变化。”

     “你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 “你怎么就能这么走了呢?谁也不知道啊,突然就离职了。”

     “你知道的,我这人不擅长道别。”

     “那你就可以放下一切?扔下一个狗屁承诺撒一个弥天大谎?”

     “我......”周涛不知道说什么,也不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 “说说看吧,今天约我出来的意义是什么?让我看你现在过得多悠闲吗?还是看看我从那堆烂摊子里爬出来之后的样子吗?”董卿激动了,她就不该喝那杯马提尼,这一定是周涛的阴谋,让她失控,出丑。

     “都怪我......”周涛撩撩刘海,喝了一口马提尼。

     “不,别...我不想怪你。我只希望你这两年学会了负责。”董卿道。

     “......”

     “好了,我要走了,你以后别做这种没脑子的事了。”董卿拿起包就要走了。

     “不要,我学会了,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。”周涛一把抓住董卿的手腕,这一举动似乎引来旁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 “我当年...我希望你能独当一面,而且,其实我当时已经无关紧要了不是吗?你已经可以代表台里了,我已经够了。”

     “谢谢你周涛,谢谢你的解释。我原谅你了。我相信我们曾经爱过,有过一段美好的历史,那么我希望我们都把它当做回忆,那样的话,回味起来也不算苦涩。”

     “谢谢你董卿,谢谢你,我怎敢奢求你的原谅呢?我只愿我们都记得彼此,我想我仍然爱你,对你,我只希望你不很我。”

     “嗯...我想我爱你,心灵深处,我一直都在......”

     谢谢。谢谢。谢谢。

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打开lof就随手写了这篇,算是告别文吧,也许以后我会回来,继续写着,但现在要暂时止步了,愿那天早点到来。我会想念这个tag,想念各位。 这个文明天或后天会删的,要是没什么大事我可能就不删了,然后如果各位鹅愿意可以扩个wx我说不定在pyq瞎鸡儿写写呢?乐意的话戳13770660165呀
     谢谢。

(只是不写文可不是退cp啊!鹅生很长还要继续嗑!)

刪文,江湖再見。我知道沒寫完但是,唉我還會活在老福特的你們要記得我。
多謝大家的喜歡的陪伴,以後可能發發日常和小練手吧。

心動

喜歡一個人真好呀,悄悄追她她也不知道,每天看見她就好開心啊,他真的最棒最棒了。
就是很可愛很安靜很傻很害羞的小姑娘呀,她好優秀的。
擔心總送她東西會不會被他覺得奇怪被她討厭,但是還是會很幸福啊,跟她說話什麼的,總能見到她。
要去問她生日了,緊張哈哈哈
之前看見她桌上有xx男星照片,昨天問她是不是喜歡xx男星,她說沒有沒有只是碰巧買到他代言的產品,還以為我覺得她很喜歡他,我說你不喜歡就好那就好,我也不喜歡。
我可爱的yy啊,就是一個很愛臉紅的小姑娘,怎麼也兇不起來呢。她最棒了呀。
我的老師我的小姑娘。

I rose and failed.